河南省项城市人大充当“老赖”马德银的保护伞,必须严惩

 作者:穆胭     |      日期:2019-04-27 04:07:08
北京市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公司)诉周口欣欣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执行人)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2007年4月起诉,历经三级法院、五次审理、走过了七年的艰苦诉讼历程,最终由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9日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被执行人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及利息三千多万元判决生效后,北京公司向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2014年6月23日受理;并于同年6月25日向被执行人送达了《限期执行通知书》;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至今未按生效判决履行还款义务,却一直以各种借口干扰、拖延执行;其法定代表人马德银坚称自己没有任何履行能力,导致案件在经过将近一年的执行后没有任何效果   2014年11月,漯河中院在查询被执行人房产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进出资金特别巨大,仅在2014年5月以后,该账户就有八千多万元的资金往来,其中在2014年9月份,有三千多万的资金进出,且资金不知去向;此时距漯河中院向被执行人送达强制执行通知书已经三个多月,被执行人的行为明显属于有履行能力而故意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行为,且其存在恶意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的嫌疑   被执行人的上述行为明显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一、对下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论处(一)“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 … 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的行已经构成了我国《刑法》第313条规定的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罪   发现上述情况后,漯河市中院依据北京公司申请,依法拟对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采取强制措施并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漯河中院随后请求周口市政协、项城市人大启动罢免马德银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身份的程序周口市政协接到漯河中院的函文后,随即进行了罢免备案但项城市人大在接到漯河中院的函文后,对此置之不理漯河中院无奈多次到项城市人大依法请求启动罢免程序,项城市人大的一位副主任答复:我们尽快找马德银谈,让他配合法院执行;但对漯河中院的函文请求无动于衷时至今日,已近三个月,项城人大仍然没有给漯河中院任何答复,被执行人也未履行付款义务项城人大不予答复、不作为的行为成了被执行人有效的“保护伞”   项城市人大的不作为导致最高院的生效判决不能得到有效执行,让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逃避法律的制裁;其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违法犯罪行为有了一张“保护伞”   现请项城市人大公开回复:   1、为什么在收到漯河中院的函文后,至今不予回复;   2、项城人大是否有权利代替被执行人进行解释和抗拒执行   项城市人大与“老赖”如此沆瀣一气的连环“太极拳”,让漯河中院束手无策,更导致我公司本应该早已拿到的执行款,至今分文未见这个责任难道不应该由项城市人大承担吗!河南省项城市人大在中央“两院一部严打老赖”的活动期间,居然充当了一个“老赖”的“保护伞”!是可忍孰不可忍能不能打掉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保护伞”!还我北京公司以公平公正,以挽回流失的国有资产、以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全国人民拭目以待   北京市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2015年3月12日   联系电话:010-85775076 18636863555 副院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洛阳市洛龙区法院枉法裁判!!! http://bbs.dahe.cn/thread-1002182304-1-1.html (出处: 大河论坛-大河网-河南最大社情民意平台) 退休干部、原150医院副院长王树棠为了回避自身敏感身份委托董辉代为理财,2014年先后向董辉转账700万余元,以董辉名义向外出借行融资获利(并刻意要求董辉向其爱人隐瞒投资数额),后期向董辉出具委托书,讨要债务王树棠的实际债务人在董辉代为理财时均已向王树棠披露,王树棠作为债权人已与实际债务人对接,并且在后期双方在商讨追讨债务问题时有多份录音证明董辉不是实际债务人后因实际债务人去向不明,2015年6月,王树棠仅凭三份由其本人书写备注有债务人的银行转账凭证以借贷关系为由将作为委托理财的代理人董辉及其爱人褚宇强告上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并凭借其退休前担任150医院领导身份和社会关系人为干扰洛龙区人民法院作出错误显示公正的判决     洛龙区人民法院对于没有商业背景的却拥有巨额资金的国家公务人员,不去查明是否存在非法收入做进一步调查,不顾王树棠给董辉出具委托书及王树棠自己在三份转款凭证上备注债务人及给董辉出具书面证明债务人为何人的事实对董辉枉法裁判审判中,王树棠提供三份《中国工商银行电子银行回单》最下端均手写备注其向董辉银行账户转款的去向及备注债务人给其出具收借据和欠条,说明王树棠明知其债务人系他人而非董辉,且其明显持有他与实际债务人之间的还款协议、借据、欠条等却拒不提供,而法院却不责令王树棠给予提供当王树棠发现此证据对其不利,当庭要求撤回被法院拒绝,但法院在判决书中故意忽略此证据,偏袒王树棠,做出对受托人董辉不利判决     同一案件,同样类似的转款,法院支持认定其中150万元由实际债务人偿还,但对另外340万元却在出具委托书的前提下认定董辉偿还,明显存在不公之处     庭审后期,在王树棠不能证明董辉是其借款人的时候,提出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董辉从中抽取息差,但却不能提供相关证据,该主张应该有王树棠承担举证责任否则承担不利后果,而法院枉法裁判却要董辉提供证据当董辉提供银行流水相关证据反证后,洛龙区法院枉顾事实对这些于王树棠不利的证明又不予认定,反倒做出明显有违事实和情理的错误判决 董辉和褚宇强系夫妻关系,褚宇强与王树棠原系同事关系,王树棠委托董辉对外理财时特意告知董辉不要告诉褚宇强,怕褚宇强在上班期间告知单位同事,该事实有双方后期商谈讨要款项时的录音中,王树棠明确表示前期不让董辉告知褚宇强,褚宇强知道该事实是在王树棠的出借款项要不回后,给董辉多次打电话,方才得知王树棠委托董辉理财的事实而洛龙区法院却不顾该事实证据的存在,判决认定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判决董辉与褚宇强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董辉夫妇靠打工维持家庭生活、2个年幼孩子生活、教育费用,还要承担每月将近6000元的房屋抵押贷款,已然承受着很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还要靠年老的父母微薄的退休工资补济,生活已难以为继,母亲也在精神恍惚中在2015年底春节期间发生交通事故,长期卧病在床并且在王树棠委托董辉出借款项过程中,王树棠以看病为由反复要求返还100万元,董辉为守诚信替实际债务人偿还了100万元而欠下巨额债务王树棠随后却将这100万元再次委托董辉出借给企业以换取利润迫于王树棠的有失诚信的做法和洛龙区法院的徇私枉法,董辉心中何种感受想必大家一定能体会得到! 试想一下,500万巨款,即使董辉夫妇每年净挣10万元,也需要50年才能还的完,加上利息以目前活期利息0.36结算,每月产生1.5万元,这种情况,王树棠有何理由在董辉不出具债权凭证或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将490万巨款出借给董辉庭审过程中,董辉夫妇心怀期待,希望洛龙区法院能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做出符合事实的客观、公平、公正的判决,而在王树棠依靠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人为干扰下,洛龙区法院枉法裁判做出有违常理的判决万般无奈之下,向各位领导、各界人士反应此事,希望各位领导、各界人士百忙之中给以关注,督促二审法院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