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上峪乡政府强拆农民猪场使农民致贫

 作者:邬渔     |      日期:2019-04-10 03:16:03
全国都在关注村民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4个孩子后自杀身亡这样的悲剧令人扼腕痛心,而在每一起悲剧背后,都有老百姓许多无奈的别无选择的选择,和政府式互相推脱扯皮的强烈反抗,和以死来捍卫人性的尊严,和对地方政府的无望,这不是一个极端个例,也是我家的一个缩影 农村扶贫工作的落实确实存在不足,甚至盲区和空白,希望扶贫办调查组查查是扶贫不到位还是老百姓努力想靠自己的双手致富而总有政府官员为了个人的政绩,不顾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和政策法规,千方百计的破坏,使之老百姓不能脱贫而致贫我家住在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上峪乡中柴厂村,世代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作为农1996年为了不给政府添负担,响应国家号召在村边自己的一块贫瘠不怎么长庄稼的地里,自己动手盖了5间猪场,想脱贫致富奔小康从我记事起我家都是靠诚实的劳动生活,就是在最穷的时候也不想给政府添麻烦吃下国家的救济和低保啥的,就是想靠自己的劳动总有一天可以致富脱贫,过上和谐的幸福生活然而猪价的行情起起落落,我家养猪也是没有怎么赚到钱,但耿直的父母还是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坚持养猪不灰心,为的就是靠自己的劳动脱贫致富奔小康期间的苦有谁知,但朴实的老两口硬撑了下来,想的就是老了打工没人用了,还得靠自己养猪赚点钱活命致富2013年我市鼓励农民养猪致富,乡里又给我村养猪的农民每家补了七八头繁殖母猪,想到政府的好,父母无比高兴看着原来的猪场小了,想想政府都想办法让老百姓致富,自己不努力猪没地方养殖怎么能行,于是父母借款8万又在原地加盖了几间继续养猪,想发家致富然而好事不长,就在全家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2015年9月份,上峪乡下发了一张条,说我家的养猪厂占用耕地让拆除,说是省里的卫星拍到你家猪场占用耕地看到好笑,村里大小十来家养猪厂谁不是在自己地里养殖,那个不是占用土地,没有我家盖猪场早的占了那么多耕地的村领导家都没有事,我家老地方猪场就怎么占用耕地了,非让拆除不可全家想不通不拆是不是国家的卫星瞎眼了老拍老实巴交的养猪厂,有权,有势的养猪厂占用耕地养殖怎么就没事, 2015年9月中旬,上峪乡前任乡长吴华杰,乡第一书记裴书记,管畜牧的孙河苍,乡派出所办事员秦某,中柴厂村村支书杨三,村长李根球,支委李小勇,会计郭爱香等人开着铲车来到我家猪场要强行拆除当时也没有看到政府的拆迁证,父母不让拆当时乡领导和村领导说;不拆也的拆,省政府下的文件,卫星拍到你家猪场占用耕地(当时和现在省政府下的文件至今没让我们见)父母和他们理论;全村那么多养猪的谁不是占用耕地在自己地里养殖,怎么就偏偏说我家占用耕地,当时他们就说你们去找省卫星理论,卫星拍到就是你家猪场占用耕地,问我家猪场卫星拍到的是多少经度,多少纬度至今乡,村负责的拆迁的领导们回答不出乡里办事人员就恐吓父母;你们这确实是占用耕地必须拆,不拆就是违法到时候把你们都抓起来,让你们住监狱父母还是不妥协,乡,村领导又利诱我们签房屋拆迁补偿协议,说这样吧,你们今天拆了我们政府按每平方160元的补助给你们,拆一半补一半钱先给你们2万,拆后把余下的钱全给你们父母在不拆就住牢拆就少包损失的恐吓威逼利诱下签了字,签字后父亲说要拆迁协议书,乡领导说合同上没有盖公章,等到乡里盖好乡政府章后一起和余款给你们到现在至今没见到那张签了父亲名字的所谓合同的文书和余下的拆房款就在当时硬拆我家猪场的时候省市区领导来视察,我父亲想去给上级领导反映情况被管畜牧的乡领导孙河苍抓住不放,不让去给省市视察的领导反应情况既然我们政府做事是有根有据的,为什么老百姓就不能反映一下自己不明白的问题还恐吓父亲不要乱找事为什么国家的物权法第四条;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权,乡政府人员在没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强行给我们拆除说给的拆迁补偿款现在都不给我们,请问政府的公信力在哪里政府的诚信务实在哪里政府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哪里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农民,我们还敢怎样去相信和信任政府,真是一个老鼠屎坏了政府为人民服务伟大方针的一锅粥看似对老百姓的失信无赖和违约,其实是个别政府公务人员对中央政府和政策和法律的野蛮践踏;看似农民的损失其实是政府损失了民心失去了国家的强力根基,国必危;看似某些领导的所谓损人的政绩工程,实则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一年中无数次的上访和政府人员的推诿等待,以让我家身疲力竭看不到光明的我们,感觉生活已无什么意义!习主席说的中国梦,就是个有无数个拦路虎(政府无作为和腐败人员)挡路无法实现的梦对一个无法实现的和谐小康梦,我们不能以恶报恶,想和那些瞎了狗眼的政府人员同归于尽,生活不易大不了全都生活不易不是社会犯罪率高,是我们被某些所谓的政府逼的无法生活靠自己老实勤劳就是被强拆和损失无法补偿,逼的我们必须烧杀掳掠,要不然就是学杨改兰全家,到一个毛主席所谓的社会主义,人人平等,没有阶级压迫的西方极乐世界 杨改兰的死是善良的,也是无奈的期间的种种原由,值得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者深思党中央提出2020年全面奔小康,我家养殖场无辜强拆,至今无人出来解决问题,我们怎么去奔小康不是我们拖社会主义的后腿,是个别地方政府人员那国家的政策方针不当回事和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希望百姓脱贫致富的路上无伤感和拦路虎;希望国家政府能重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不受侵犯;希望有正义感的政府人员有勇气和担当的站出来,为老百姓解决问题,别无视底层农民的心声;希望中国的杨改兰是中国最后的杨改兰 至今还没有有关政府和部门查其中的猫腻,帮我们处理这事,有些政府人员的渎职,合同诈骗、哄骗、恐吓、利诱、涉嫌强拆,以政府名义干违法事情知法犯法谁来管我们家的生存生活问题谁来解决,中国也只好在有一个杨改兰也无所谓了,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全是黑暗没有光明,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为此事奔波一年至今未果的农民;郭华伟15539203099 疑问1;为什么乡村领导及他们的狐朋狗友同样是占用耕地且面积比我家的都大都没事,怎么我家就是占用耕地 2;说省里卫星拍到我家猪场是占用耕地至今地方政府说不出我家猪场卫星拍到的是多少经度多少纬度,且占地面积大的没拍到怎么我家占地小的能拍到 3;乡村两级政府人员是不是偷梁换柱不是我家的硬弄成我家的,因为别家的都惹不起,厚己薄彼 4;乡村两级政府人员有权没权强拆我家猪场,是不是越权,失职渎职,知法犯法,物权法保护人民财产不受侵犯 5;地方政府强拆给的2万是从哪里挪用过来的 6;拆迁当天签的协议说不算术就不算术,地方政府诚信何在是不是也是违法行为 7;现在也不包损失也不管,损失让老百姓自己承担,老百姓怎么2020年脱贫致富 8;现在国家又提精准扶贫会不会又富了乡村两级政府人员及他们的亲朋好友该扶贫的没有扶持 9;是不是地方领导为了个人的业绩,